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九游塞班 >> 正文

【流年】老人与孩子(小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在一个晴朗的星期天来到了公园里。别人来公园大多是结伴而来的,要么是情侣,要么是和亲朋好友一起,但我没有女朋友,也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习惯了一个人带着本小说集到公园里阅读打发时间。

这天天气是挺好的,树叶缝隙落下的阳光,斑斑点点的印在地上,风一吹,各种形状的斑点便动起来了。斑点有时落在我的头上,有时落在我的书页上,把文字照得有点刺眼。

“豆豆,别调皮,奶奶打你哦。”就在我沉浸在书的世界里,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我扭头一看,在我身后两米多远的石桌上,坐着一位白花苍苍的老人,她怀里抱着个小孩——正好背对着,但看情形,刚刚的话似是在吓唬怀抱着的孩子。

“今天怎么这么不听话,乖乖的,听话。”她又说道,“晚上回去给你好吃的。”

这么调皮,这孩子应该是男孩吧?我常听我的母亲说起,我小时候就特别调皮。有一次带我去集市,一不留神我便走丢了,急得她差点哭了,最后我是被一个认识的大叔给捉住了。

这件事,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可我的母亲每每提起这事,还十分感慨,说什么男孩子就是不好养,调皮捣蛋。

“豆豆,乖啊,衣服有点旧了,明儿奶奶给你买件新的。”

“豆豆,听说邻居家来了个远房表亲,我们做邻居十多年了,还没见过他们全部家人的面哪。”

……

她一直在重复这些琐碎的话语,我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但她下来的话却令我大吃一惊。

“豆豆,今天是你爷爷的忌日,奶奶好后悔啊。是我害死他啊。”

难道这位老人还是杀人凶手不成?我顿时感到惶恐起来,好像知道了自己不该知道的秘密。我侧耳倾听,然而,她忽然不说了。

我再次扭头看她,看她的背影,看她的动作,知道她正在轻轻地抚摸着那孩子的头。

我焦躁不安起来,直到大约五分钟后,她叹了口气,才终于接着说:“豆豆,奶奶那时候真不该说想吃杨梅啊,若不是奶奶想吃杨梅,你爷爷就不会进山,就不会碰到那条‘过山风’,就不会……是我害死了他啊。”

我听明白了,虽说知道她并非真的杀人凶手松了口气,但也轻松不起来。老人家竟然背负着如此沉重的过去活着。我突然有种要过去陪她说说话的冲动。但这种想法却没能转为实际的行动,因为我从来就不善于与人聊天。我若真的冒冒失失地过去搭讪,老人家会把我当什么看待?

她似乎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又不说话了。我彻底失去了看书的心情,索性掩上书本,对着公园的景物发呆。选的是僻静角落,几乎看不到人影。树上的鸟儿,倒是叫得甚欢似的。

过去半小时,她都没有说话了,就那样坐着,头低下去一点,像是睡着了,更像……她不会是死了吧?!

这种毫无根据的臆想,倒真吓了自己一跳。待仔细一看,她的肩膀在微微耸动,这才觉得自己神经过敏。但转念一想,她万一这样抱着孩子睡着了,可也怎么了得?便赶紧走过去一看究竟。

然而眼前的一幕,却让我惊呆了。

原来她怀里抱着的孩子竟是一只耳朵染成玫红色,穿着一件特制狗衣的贵宾犬!

此刻,她闭着眼,微微垂头,似是真睡过去了。贵宾犬也睡过去了。

我生怕惊醒了她,只得放轻脚步,慢慢离去。

广州哪家治疗癫痫病比较好
江西癫痫医院电话
羊羔疯中医专科

友情链接:

出乖弄丑网 | 无锡市妇幼 | 蔚蓝海岸歌词 | 现在开店要交税吗 | 专业除螨 | 剑灵拳师怎么输出 | 感悟人生的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