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美国社区学院排名 >> 正文

【荷塘】秘密(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不知道徐杰是不是爱我?”袁卉对卓芸说,她蹙着尖细的眉头,眼神里泛着忧郁的光。

“那你应该去问他。”卓芸顺嘴说,其实自己并没有想到什么办法,只好说出这一句。

“我不敢问,我怕……”袁卉没有说下去,她低下头,像一只畏缩的小鸟。

卓芸想说我更加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不能这么说,因为自己是袁卉的好友,在最困难的时候,袁卉帮助过自己,因而,不能漠视不理。卓芸向墙壁的一个角落看过去,那里有一只蜘蛛正在结网,卓芸就想,袁卉已经被网住了,是一张爱情的网网住了她。

这是袁卉家的老房子,她们正坐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袁卉的父母早已为她买了大房子,老房子迟早要拆迁的。袁卉长得白净漂亮,但是她很生活简朴,怎么也看不出她来自优越的家庭。

卓芸接下去说道:“袁卉,你要告诉他,不然他一直不知道的。”

“我明白,但是我不敢,我一看见徐杰就浑身紧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我帮你去说!”卓芸大胆提议。徐杰是卓芸和袁卉的同事,只不过他是她们的上司。

“不要,不要!”袁卉拨浪鼓似的直摇头说道:“你还是别说了,再让我想想吧!”

袁卉第一次见到徐杰就爱上了他,徐杰那时是刚调过来的业务主任,年轻有为,科里有好几个姑娘都喜欢他,但是徐杰始终没有对任何一个女孩表示过爱慕之情。袁卉那天交材料给徐杰,徐杰打开一看,材料是去年的,袁卉拿错了,徐杰把文件往桌上一丢,不客气地批了袁卉一顿,而且当着所有同事的面,袁卉原本白皙的脸涨得通红,像一个挨老师骂的小学生。

徐杰见袁卉工作总是出错,午休时对袁卉说:“你是不是哪里有困难,我可以帮助你。”袁卉听了,那一刻幸福得窒息了,而且她真的晕了过去,还被徐杰送进了医院。自那次后,袁卉更是对徐杰爱得死心塌地。

和袁卉相比,卓芸的工作效率就高多了,刚到公司不久,卓芸就被提升为副经理。在这之前,卓芸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经历。由于家庭贫困为了生存,她在一家高级的夜总会里做了三陪,那里的妈咪很和气,当卓芸头一次进入那样的环境,妈咪从头至脚地打量了卓芸一遍,点着头对她说:“妹妹,你很不错,长得漂亮,眼睛又大,但是你的打扮不行,太土气了!”

卓芸天真地问道:“怎么打扮啊?我不会!”

妈咪指着一位装扮妖艳的女孩说:“让她教你吧!”

那个妖艳的女孩才十九岁,她教了卓芸一个晚上就不耐烦了,接着再也不教卓芸了,于是一连好几天,没有客人点名要卓芸陪,她就没有啥生意做了。

妈咪也替卓芸着急,对她说道:“妹妹啊,你不包装自己怎么行呢?你看,我们这儿的小妹长得都不如你,但是她们比你会打扮,只要你把头发做一做化个妆,我保证你能有生意做!”

卓芸自己也知道,但是她不好意思说她没钱包装自己,后来妈咪看出来了,借了卓芸一点钱,卓芸用这些钱化妆、买衣服。当卓芸化完妆穿上露肩的衣裙,妈咪都认不出卓芸了,她一个劲地夸卓芸真漂亮。

卓芸第一次上班,陪的是一个有钱的老头,老头色迷迷地盯着卓芸说道:“你很美,眼睛比赵薇还大!”卓芸笑笑,表示自己是第一次上班。卓芸这样谨慎小心是怕老头对自己毛手毛脚的,还好老头没有,后来陪完酒老头付钱了,他拿出一沓钞票,分给所有陪酒的小姐,卓芸也分到了一份。卓芸没想到一个晚上自己可以得到这么多钱,后来一个姐妹对卓芸说:“如果客人买钟点,钱给的更多!”卓芸动摇了,把心一横,只要客人肯给钱,我就愿意陪他们出去。

对于卓芸来说,夜总会是个新奇、异样的世界。晚上,她要穿着暴露的衣服脸上堆着职业的笑容去应酬那些寻欢作乐的男人。她们的工作过程是这样的:上班后,小姐们都坐在一间宽敞的工作间里等候上班,等有客人光临,分别进入包间,妈咪便会用抖擞的声量高呼:“小妹们,都来试台啊!”她们便走出了工作间,在包间门口排成一个长队,跟着妈咪顺序地进入包间。客人们通常都是色迷迷地盯着她们瞧,问妈咪:“哪个最骚啊?我们要最骚的!”

有个小姐举起了手,妈咪就将那个女孩介绍给了客人,事后,妈咪还怪女孩们不大方,说道:“人家小薇是做兼职的,还这么专业,你们也太……”妈咪没说下去,叹口气便走了。小薇陪了客人两个小时就溜回了工作间,她对别的女孩说:“我受不了那个男人,简直变态!我不干啦!”

妈咪闻声走进来对小薇说:“小薇,你是什么意思?不陪客人就这么走了?你不想干了吗?”

小薇红着脸说:“他掐我那里,我反正不陪他了……”

妈咪说:“那你也要去跟客人打个招呼,现在客人要离开了!”

“那他要把小费给我!”小薇心里惦记着钱,站起身说道。

卓芸庆幸自己没有遇到这样的客人,觉得自己再干下去会堕落,一年后便拿着自己赚够的钱离开了酒吧去深造学习,终于找到了现在的工作。

卓芸是在工作前认识袁卉的,她们的认识过程有点像那电视剧的桥段。袁卉在小巷子里经过的时候被几个小流氓调戏,让卓芸给碰上了,卓芸在这群小流氓面前一点也不畏惧,她对他们说:“你们想干嘛?没见过女人吗?”

有个留长发的小流氓笑嘻嘻地说:“女人当然见过,但是像你们这么漂亮的没见过几个,怎么,不陪老子玩玩?”

卓芸冷笑说道:“你算哪门子老子?你比我小吧?你是初中生还是高中生?”

小流氓们听了都不笑了,留长发的小流氓威胁道:“你这个女人,说话小心点!”

卓芸笑着说:“哟,还生气了!你们不就是对女人好奇么?来,姐姐让你们看看!”卓芸说着便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那群小流氓倒害怕起来,“你干什么?干什么?”卓芸说道:“来啊!看啊!”小流氓们吓得拔腿就跑。

卓芸轻而易举地将小流氓们打发走了,让袁卉很是惊异和佩服,卓芸对袁卉说:“他们吃软怕硬,做人有时候不能太软弱!”后来,袁卉发现卓芸竟是自己的同事,便和她成了好朋友。

袁卉不止一次地对卓芸说:“我不知道徐杰是不是爱我?”卓芸总是耐心地听袁卉诉说,有时插上一两句意见。晚上,卓芸回到家,面对四周空空的、冰冷的墙壁,心想,袁卉很幸福,家里有父母的陪伴与嘘寒问暖,而自己却是孤身一人。正当卓芸感叹的时候,有人轻轻地叩门,卓芸打开门,有些吃惊,徐杰站立在门外,面带微笑、风度翩翩的。

卓芸问徐杰:“你怎么来了?”

徐杰答道:“有事找你。”

“什么事?”卓芸又问。

徐杰说:“卓芸,你知道袁卉最近业绩很差吧?我想叫你带带她。”

卓芸点头说:“可以啊!”

徐杰在门口张望了几眼,继而一笑:“卓芸,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卓芸也笑了,但她犹豫地说:“徐科长,今天有些太晚了,不方便招待你!”

徐杰听了,并不失望,他仍然保持着绅士风度,“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说完,他看了一眼卓芸就准备离开。

卓芸沉默一下,突然说道:“徐杰,你知不知道袁卉其实很喜欢你?”

徐杰听了并不意外,他说:“知道,但是我对她没有感觉。”徐杰紧接着问卓芸:“你呢?有没有男朋友?”

卓芸莞尔一笑说:“没有,等你介绍呢!”

徐杰笑道:“等什么,你面前这位不好吗?”

卓芸不笑了,严肃地说:“不好。”

徐杰追问:“为了袁卉?”

“是的,袁卉对我很不错。”

徐杰突然抱住了卓芸,喃喃地说道:“卓芸,我爱你!”

卓芸挣脱了徐杰的怀抱,她冷静地说:“对不起,徐科长,我不能接受!”

徐杰愣了一下无奈地说:“好吧,卓芸,我尊重你!可我不会放弃的!”说完,不舍地离去了。

卓芸将头靠在门上望着徐杰修长的背影叹了口气。

从那天起,卓芸陷入了挣扎与迷惘之中。徐杰经常在下班后约自己,卓芸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天长日久,徐杰锲而不舍地追求终于瓦解了卓芸,她忘乎所以地投入了爱情的网中。卓芸任徐杰抱着自己,任徐杰的吻像雨点般落下来……闲下来卓芸就问徐杰:“袁卉条件那么好又那么漂亮,你为什么不爱她?”

徐杰说:“卓芸,我觉得袁卉太娇气了……”

“你这样说对袁卉不公平,袁卉可是个好女孩!”

“我们不谈她好吗?”我只知道我爱你,你不是也爱我吗?”

卓芸没话了,她承认徐杰说的是对的。

隔天,当袁卉再对卓芸说起徐杰,卓芸如坐针毡。

和徐杰亲亲密密地过了半年,卓芸隐约感觉到徐杰的冷淡。卓芸对着镜子反复端详自己,她认为自己仍然年轻美貌,因此她不明白徐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她想也许是没有了新鲜感,一旦让男人得到了,他就不会在乎女人了。

卓芸为了吸引徐杰注意,每天上班前都精心修饰自己。夏天她穿着吊带长裙,浑身都散发着女人的妩媚和性感,办公室的男同事们都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卓芸,卓芸根本不关心他们的目光,她只在乎徐杰。

果然,徐杰也看向卓芸,卓芸惊喜万分,走路时腰肢扭得更妩媚了。

晚上,徐杰没有悬念地来到卓芸的住处。他和卓芸疯狂了一整夜,事后,徐杰翻看手机说:“看样子要请假了!”

卓芸搂着徐杰说:“我们同时请假,这样不好吧?”

徐杰点头说道:“公司里的人还不知道我们的事,你说得对,我们不能同时请假!”

卓芸看着徐杰的手机试探地问道:“杰,我能看一下你的手机吗?”

徐杰转头望着卓芸,他奇怪卓芸怎么会有这样的要求?他说:“你怎么要看我的手机啊?这是我的隐私,知道吗?”

“以前你要看我的手机,我还不是给你看了!”卓芸有些不悦。

“芸,当时是你自愿给我看的,可我现在不愿意给你看,懂吗?”徐杰也不高兴了,他把手机收了起来。

卓芸感到很失望,也有一丝伤感。

卓芸去徐杰的家,想给徐杰一个惊喜。卓芸心情激动地敲门,门打开了,开门的人穿着家居服睡眼惺忪地问:“卓芸,怎么是你?”

卓芸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停住了,一颗心猛地下沉、下沉,她心里挣扎着问道:“袁卉,怎么是你?”

袁卉害羞地说:“卓芸,我忘了告诉你,徐杰接受我了,我们好了有大半年了,我一直不好意思对你讲……”

卓芸一听,脑袋“轰”的一声巨响。大半年?她和徐杰也交往了大半年呀!难道徐杰同时和她们两个交往?其实自己早就有不好的预感,在夜总会工作时接触了那么多男人,她早看出徐杰不会对自己专情,不过她没想到徐杰会欺骗她和袁卉秘密交往,难怪他的手机碰都不让自己碰,

袁卉又问:“卓芸,你来有什么事吗?”

卓芸摇摇头说:“没事。”然后急匆匆地走了。

事后卓芸到办公室里质问徐杰,徐杰面不改色地说道:“卓芸,你是很漂亮,但是你曾经是个坐台小姐,我不会糊涂到和一个坐台小姐结婚的!我只是和你玩玩,你也不吃亏,我承认我欺骗了你,但是你也欺骗了我!”

卓芸惊呆了,她喉头发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徐杰又说:“只要你不说我和你的事,我也不会提你以前的事,这一切就当是个秘密。下个月我会和袁卉结婚,请柬有你的一份!”

卓芸这时清醒了,她说:“我不会那么厚脸皮缠着你,但是我不能让你去骗袁卉,她和我不一样是个单纯的女人,你既然不爱她,为什么要和她结婚?”

“这你管不着,反正袁卉爱我,你说什么她也不会信!”

“是吗?不会信吗?”卓芸反问道:“我的手机里有一些视频和照片,如果袁卉看了,不知道她还会不会相信你?”

徐杰闻言,脸一阵红一阵白,他恨恨地盯着卓芸说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想害我,门都没有!我告诉你,公司老总是我叔叔,我可以让他马上开除你!”

“没关系,你尽管叫他开除我好了!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徐杰,我们走着瞧!”

徐杰听卓芸这么说,双腿顿时软了,他知道卓芸言出必行,她和袁卉是截然相反的类型,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乞求卓芸放他一马。

他痛哭流涕地乞求道:“卓芸,看在我们以前曾经好过的份上,你就饶了我吧!我不能不和袁卉结婚,她爸爸是副市长,位高权重,和袁卉结婚我会少奋斗十年!但是如果让他知道我欺骗他女儿,我就身败名裂了!卓芸,其实我是爱你的,你是我交往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如果不是为了前途,我还会继续爱你的!”

卓芸听了这番话,几乎要仰头大笑,面前这位痛哭的男人真是自己以前深爱的男人吗?现在的他毫无风度、原形毕露。

“结你的婚去吧!”卓芸抛下这句话转身愤愤地离开了。

袁卉的婚礼上,卓芸如预期的那样没有出现,袁卉就问别的同事:“你们有卓芸的消息吗?”同事们都说:“没有,卓芸辞职了,她像从地球消失了一样,她的行踪已成了秘密。”

......

癫痫应该要怎么治疗
哈尔滨哪看癫痫看的好
羊羔疯持续发作的治疗

友情链接:

出乖弄丑网 | 无锡市妇幼 | 蔚蓝海岸歌词 | 现在开店要交税吗 | 专业除螨 | 剑灵拳师怎么输出 | 感悟人生的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