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迅雷牛游戏 >> 正文

【江南小说★紫陌红尘】天使路过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天使的到来不全部是欢乐,也有痛苦,当天使路过的时候,我们更懂得“爱’这个神圣的字眼。——题记

1.

雪莉遇见清泉的时候,是一个烟花灿放的日子。

十五闹元宵,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人民公园了。

人山人海用来形容公园的盛况一点不为过,在人群里夹杂着流连的雪莉不小心撞上了清泉。

一抹酡红飞上秀丽的脸庞,雪莉连声道歉:抱歉抱歉!不好意思,踩着你了!

清泉的皮鞋上留下一块污迹。

个子高大的清泉,平凡朴实的脸露出真诚的笑容:没事没事!

那别样的笑脸,给人心动的感觉。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印象,往往是从这笑脸开始的,或许长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眸子里的那抹温暖光彩。

他们的相识由此深入了,人与人的缘分随遇而来,没有所谓的偶然和必然,只是人与人在某个阶段不是相逢就是擦肩而过,很正常的生命本质,也很平淡的人生景象。

他和她没有什么预谋,简单相爱,快乐的行走了一段七彩尘生。

清泉忠厚传统,雪莉活泼开朗。

他们也有花前月下,喝过咖啡,舞厅疯狂,茶馆笑闹……繁华的城市,留下他们相拥相爱的痕迹,曾经的爱情花絮一朵不少。

只是他们渐走渐远。

雪莉嫌弃他的木讷,不解风情,不懂浪漫。清泉烦闷她的活泼,像风流女子,没有淑女优雅的气质,也没有传统优柔的性情。

两人生了一些时光的气。

多日不见,清泉有些后悔自己思想的污垢,也许她是愿意真心过日子的女子,只是自己用教条框框束缚了某些思维。

他决定去道歉,然后两人重归于好,不再相思愁怅。

到她的出租屋,房门竟然没有上锁。

清泉吃惊的推开门,脑袋一下子痛开了。

屋里杯盘狼藉,六七个男男女女混躺在地上,横七竖八,要多丑陋多恶心,更让他受不了的是,雪莉被一个青年男子抱着睡得香甜,他认得是雪莉公司的同事。

清泉怒火中烧,他上前,拉开男子的胳膊,拽起雪莉。

雪莉迷迷糊糊中站起来,叫:你干嘛,我要睡觉!

清泉气着手指颤抖地指着地下:你看看,你们在做什么?一群男女,不分彼此,就这样窝在一起,像什么,看着像一群野兽,白痴,无聊透顶!今天我们把话说清楚!

雪莉清醒了些,看看地下那些熟睡的人,脸红了:昨晚我们一起喝酒,喝醉了,他们就没有回去,随便睡了。你生哪门子气,现在人不都这样吗?有什么好惊讶的,大家都是朋友啊!

可是我受不了,我不喜欢你这样,一点淑女风范都没有,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们只有分手了!清泉心痛的说。

雪莉愣怔,半晌冷笑说:好,分手就分手,你无法忍耐,我也早就不想忍耐了,从今天开始,你过你的,我过我的,谁也不相干!

一股热血涌上脑门,清泉不再说二话,转身就走了。

身后,雪莉突然捂住脸,蓦地哭泣。

醒过来的朋友们,不知所措,有些束手无策的尴尬着。

太阳的光芒透过窗户和门,尽情的演绎着它的热情,只是屋内屋外的情愫,已然崩溃。

徒留下一抹伤悲。

或许这就是缘尽,心灯灰灭。

相爱的两个人如果眼睛只看到外表的现象,就冒然做出决定,人生往往会陷入另一番痛苦的境地。

爱不是用来看的,而是用来感觉与付出。

收获的时刻没有来临,就不会真的懂得什么叫做爱。

2.

雪莉度过人生最低谷。

失去方才知道,清泉在自己内心深处依然珍贵如昔。

只是伤人的语言一旦出口,就永远没有回路的咽喉。

她选择遗忘。

然后再恋爱,恋爱了失败,失败了再恋。

在爱情的战场上,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永远像勇士一样的前进,或许这也是生命的一种坚韧,情感上的归宿,毕竟是人生最后的终点,除了事业,就剩下这教人生死相许的情愫了。

没有人能逃得过爱情的折磨与渴望。

二十八岁那年,雪莉终于找了个人,把自己热闹的嫁了。

她嫁的人叫洪志。

洪志是个公务员,一份不错的工作,长相一般了些,长雪莉两岁。

两人恩爱缠绵,相见恨晚。

洪志总说:如果早些年认识,该有多好。

雪莉笑:早些认识有什么好的?

洪志扑倒她在床,肉麻的笑:早些认识早些享受啊……

雪莉红了脸,红了脸的雪莉更是美艳动人。

因为年龄的关系,雪莉想要个孩子。

洪志不肯,洪志说:多玩两年,不然有孩子束缚了,我们就没有二人世界了。

雪莉叹息说:二人世界真的这么重要吗?

洪志捏捏她的鼻子,嘲弄的说:你啊,有了孩子,天天被他缠着,我们还能这样自由吗?

洪志要自由和浪漫,而雪莉向往极了当母亲的滋味。

听说一个真正的女人不是结了婚就算,而是当了母亲后才算真正的女人。

母亲的称号让人成熟,成熟的背后是美丽与魅力。

结婚一年后的雪莉,走在街头,时常看到一家三口,手牵着手,说说笑笑,那男的和女的,一对甜蜜的父母,他们不会因为孩子的存在,而失去了婚姻的幸福与快乐。

他们手里的孩子,无论是调皮的男孩,还是活泼的女孩,看上去是多么娇艳的生命啊,她用羡慕的目光跟随着他们的身影,她很想捕捉这种温暖与久远的幸福。

只有这样的风景才是真正永恒与踏实和绚丽的。

磨了很多日,洪志坚决不要孩子,他说再等等。

雪莉无奈。

无奈的雪莉悄悄地怀孕了。

洪志震惊之余,恼怒的骂:你这个蠢女人,我说不要孩子,你偏偏要,如果影响了我们的感情,你要负责任。

雪莉有些哭笑不得,有了孩子怎么会影响夫妻的感情呢?

孩子是爱情的结晶,是他们共同的生命啊。

雪莉温柔的宽慰着洪志。

女人的柔情是可以染化铁石心肠的男人的。

当然只能在某些时刻。

尽管洪志有些不太高兴,但听着孩子在她腹内铿锵有力的气息,他不由笑了。

或许父亲的天性让他也有了向往。

洪志陪着雪莉一起去做检查、运动,像极了一个阳光的丈夫。

当孩子顺利出生的时刻,洪志焦急的等待,护士抱着孩子站在他面前,微笑的说:恭喜恭喜,是个男孩!

的确是个可爱的男孩。

洪志眉开眼笑,男人骨子里的情结终于有了寄托,他开怀至极。

雪莉温暖的笑了。

当孩子小小的软软的嘴唇触碰到她饱满奶汁的乳房时,她感觉自己一阵晕眩,那是幸福的滋味。

她终于体会到做母亲的感觉,这世上最美的胶卷就是那一刻的画面。

唯有女人深深的懂得并珍藏这唯美的光阴。

平素埋怨的洪志,这些日子再也没有了先前的烦躁情绪,抱着爱子,亲吻着他红红的小嘴唇,柔软光滑的脸蛋,甚至小小的手指,他感觉到了生命的新奇。

洪志笑:做父亲真好!天哪,这嫩嫩的皮肤多可爱多美!

雪莉满足的笑:你啊,现在知道幸福了吧?

洪志一手搂住娇妻,一手抱住宝贝,满脸的阳光,说: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幸福,真正的幸福就是做俗人都做的正常事,这养儿育女就是人的本能与幸福啊!

一家三口的风景任谁能不开心不向往呢?

雪莉出院的那天,一脸的喜悦和感慨,当她和洪志抱着孩子一起进入电梯的时候,她吓了一跳。

电梯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正是清泉。

清泉身旁依偎着一个秀丽的女子,看来是他的妻子,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小生命。

清泉看到雪莉,呆了呆。

倒是雪莉大方的说:这是你的孩子吗?

清泉尴尬一笑,点点头。

清泉的妻子在旁打破沉默,和雪莉小聊了一会儿。

女人和女人总是容易接近的,何况是两个美丽的女子。

雪莉万般感叹。

想不到清泉和自己一年结婚,也同一天生了宝贝,他是女儿,清泉最喜欢女儿了,这回正是如愿以偿。

人与人的际遇真是相似。

临分别的时候,清泉意味深长的说:雪莉,孩子是上苍赐给我们的天使,爱惜生活吧!

雪莉笑了笑,或许他一直以为她还是那样胡闹人生吧。

雪莉摇摇头,突然觉得清泉从未真正的了解过自己。

算了,过去的都过去了,任何的纠结都没有了意义。

天使来了,飞着快乐的翅膀。

雪莉仿佛看到儿子长大了,走路了,跑步了……

那感觉真的好优美好满足好温柔啊。

天使是给人希望与梦想的。

她拥有了天使,就拥有了一切的财富。

雪莉摸摸儿子粉嫩的脸庞,灿笑如花。

光阴飞逝。

世间最没有知觉的是时间,而时间里悲痛的除了人还有什么呢?

人存在红尘,不仅仅是为快乐而活。

快乐永远相伴着痛苦的阴影。

一如清泉的尘生。

女儿长到一岁的时候,清泉多日的担忧终于得到证实。

他最宝贝的女儿佳仪真的是脑瘫儿。

以前当有人这样猜测的时候,清泉一百个不乐意。甚至为了这些话和妻子玉兰生了几场气。

玉兰早就发现女儿不正常,虽然能吃能睡,也爱笑,但不说话。

听见别人的孩子叫爸爸妈妈,他羡慕,他忧急,可是他乐观的相信,只是说话晚些罢了

这样的事情很多的,有许多孩子说话晚,长大了依然健康阳光。

他相信自己的女儿也是。

只是医学不会欺骗人的情感。

当医生再一次诊断佳仪天生脑瘫的时候,清泉差点晕过去。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他爱女儿,爱到骨髓里。

她是他的天使,是他生命里最真切的温馨。

创造生命是快乐神圣的,珍爱生命就成了人最可贵的情愫。

玉兰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

她躺倒在床上,不想吃饭,不想上班,昏暗度日。

她说,她想死,生了这样一个孩子,后半生还有什么指望呢?

清泉一样的痛苦,一样的绝望。

他也日渐憔悴,玉兰倒下了,他不能倒,他是男人,除了顶天立地之外,还得照顾生命中两个最亲的人。

他安慰着玉兰,大不了以后再要一个,一定会正常的,这个孩子也许是意外。

玉兰凄凉摇头:如果再生一个还是这样呢?我很小心了,为什么会这样啊,老天爷为什么对我如此残忍?

是的,清泉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他们都是健全的身体,怀孕期间也小心维护,就怕孩子出世有毛病,所以夫妻也时常去做检查的。

然而万一中的万一还是被他们遇上了,造化弄人,天意难以抵抗。

冥冥之中,生命是如此的不可测,清泉也感觉到了绝望的边缘。

渐渐的,玉兰在好姐妹们的安慰下,又回到了公司上班。

不过,她不再按时回来陪伴女儿,她开始出入舞厅茶楼,她说她要陪客户。

女儿佳仪她也很少看一眼,更不会再抱她,或许这样的女儿已经让她心碎了。

玉兰一直是个很要面子的人,生活里刚强习惯了的她,却无法拥有一个健康骄傲的女儿,她心痛。

佳仪是美丽的,知道笑,也知道自己玩,唯独不会说话。

现在在玉兰看来,女儿的笑原来是傻瓜一样的笑呢,她见到什么都要笑一笑。

如果在以前这样的笑容她一定开怀极了,而今她看着憎恶讨厌。

玉兰无法在家里呆下去,时常无故发脾气,和清泉大战一场后,跑出去几天不归家。

清泉打电话她不接,发短信不回,清泉怎么找也没有人肯告诉他玉兰的下落。

无奈疲惫,痛苦失落,种种情绪折磨着清泉。

就在他忧伤抱着佳仪伤心流泪之际,玉兰回来了。

玉兰衣着光鲜,时尚的她依然是那样美艳动人。

玉兰冷冷看了一眼父女二人,说:我们谈谈吧,这样的日子我受不了了,我快崩溃!

清泉定定地看着她,或许他猜到她要说什么了。

清泉说:你就说吧,你想怎么过吧,只要你决定了,我都会尊重你的选择。

玉兰淡笑:我们现在只有两条路子走了,要么把孩子送走,要么我们离婚。我不想和一个傻子呆一生。

玉兰又说:我受不了这样的包袱,趁着她什么都不懂,送人吧。

清泉睁大了眼睛,瞳孔放着骇人的光芒:你还是人吗?孩子是我们的骨肉啊,我们还活着,为什么要送给别人,难道别人会愿意养吗?

我已经打听过了,可以送到孤儿院去,不狠狠心,我们这辈子就陪着她葬送了,你愿意我们的幸福毁在她的手里吗?玉兰恨恨的说。

不,我不!清泉抱紧佳仪,佳仪抚弄着他的下额,他的胡须好多天没有修理了。

佳仪也许觉得这硬硬的胡须好玩,她对着清泉甜甜的笑。

那笑容里是多么的纯真可爱啊,他怎么舍得送走这么可怜又可人的女儿呢?

她是他的天使啊!

清泉想流泪,为自己,也为女儿。

他知道玉兰要走了,以前认识她的时候,就知道她爱慕虚荣的,只是自己一直忽略不想面对而已。

或许婚姻就是这样,原以为包容,就会获得最终的真情与幸福,只是想不到,打碎他梦想的是女儿的到来。

清泉叹息一声:你走吧,我们离婚吧,孩子我会一个人带大,只要她活着一天,我就会养育她一天,爱她一天,我永远不会舍弃自己的女儿,她是我的天使,不管会不会说话,爱女儿是我的职责与使命!

玉兰冷冷的看着他,又看看佳仪,女儿的确是美的,但这美如果有伤人的缺陷,她宁肯不要。

玉兰拧起沙发上的绿色提包,一扭身,走了。

4.

时光过去六年。

一个特殊的日子到了。

佳仪的生日。

爷爷奶奶牵着佳仪在公园的草地上悠闲的散步。

他们是刚刚从酒店里庆祝完毕后来这里玩玩的。

自从玉兰走后,清泉接来了乡下的父母。

父母朴实,疼爱佳仪,他们依照清泉教的,每天陪着佳仪说话聊天,把她当作正常的孩子对待。

清泉是一家大型公司的经理,为了照顾佳仪,他换了不少工作,总算稳定下来,有了每月一笔丰厚的收入,不用愁生计,就可以安心的照顾佳仪。

每到双休日,他会陪着父母和佳仪出来走走。

脑外伤颠病能治好吗
天水癫痫病研究所
武汉治疗癫痫排名

友情链接:

出乖弄丑网 | 无锡市妇幼 | 蔚蓝海岸歌词 | 现在开店要交税吗 | 专业除螨 | 剑灵拳师怎么输出 | 感悟人生的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