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浙江省公务员考试 >> 正文

居委会文书住洋楼吃低保目前已被停职图

日期:2018-9-2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居委会文书住洋楼吃低保 目前已被停职(图)

徐贤春家比较气派。

“住着二层小洋楼,有四五百平方,还有一个大院子,就是这样一个干部,却还在吃低保。”近日,阜阳市颍东区居民向本报反映,该市颍东区袁寨镇王海居委会文书徐贤春利用职务之便,违规为家人办理低保,他自己也享受了8年低保待遇。昨天,袁寨镇有关人员告诉记者,徐贤春已被停职,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他家洋楼是当地最好

昨天,记者来到颍东区袁寨镇王海居委会,当记者询问徐文书住的地方时,很多人告诉记者,徐文书家很好找。

“很大气的门楼,这就是徐贤春的家。”随后,有人带领记者来到徐贤春居住的地方,这座二层半楼房,东西走向,一层有多间,二楼顶围有不锈钢栏杆,房屋外墙贴着彩色瓷砖。

“彩色围墙,还装有格力空调,怎么可能是低保户呢?”有居民指着一个空调室外机告诉记者,现在镇里开大会,一些干部去开会了,徐贤春家也没人。

“他家洋楼在当地是最好的,却还在吃低保这么多年,真是不可思议。”几位居民告诉记者,他们居委会一些贫困户却吃不上低保。

人去世半年还有低保

居民们告诉记者,徐贤春当干部有10多年了,一直是颍东区袁寨镇王海居委会的文书。“2014年以前,徐贤春自己每月也在领取低保金,后来有人举报才被发现的。”居民告诉记者,大家都在举报徐贤春违规吃低保,而且,徐贤春母亲去世半年后,他还在领取母亲的低保。

“人都去世了,怎么可能还在领取低保金呢?”记者来到袁寨镇民政部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是以前的事了,已经对徐贤春作出处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个镇有很多低保户,如果享受低保的人去世了,没人来民政部门反馈,他们也很难发现。不过,现在他们在发放时,一直进行动态审核,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违规给侄媳妇办低保

“这次大家反映的是徐贤春的侄媳妇,从2012年办了低保,一直在吃,但不符合条件。”当地镇干部告诉记者,接到反映后,颍东区民政部门、袁寨镇镇政府及王海居委会等立即进行调查。

通过查询,徐贤春的确有个名为康某的侄媳妇,康某从2012年开始就与其孩子一起享受低保待遇。在低保申请表中,调查人的签名不是别人,正是王海居委会文书徐贤春。

康某是否符合办理低保的条件呢?当地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随后来到徐贤春弟弟家了解情况,徐贤春的弟弟表示,儿子与儿媳康某一家都在阜城做生意。

记者还得知,康某一家不仅在阜城生活,而且他们的孩子也在阜城读初中,属于跨学区借读。颍东区民政局工作人员表示,择校生是不能享受低保的,同时康某和丈夫常年不在王海居委会居住,相关文件也有规定,三个月不在居住地,就要取消低保。从这两个方面,康某母子不符合享受低保条件。

“现在只能查到白城市治癫痫病哪最有权威7月份,信息显示康某和儿子每月都在领取低保金。”昨天,记者来到袁寨镇民政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9月8日起,他们已经停发康某母子的低保金,取消其低保待遇。

三道审核都没起作用

记者在康某的《安徽省阜阳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审核审批》表上看到,这张审核表上有王海居委会、袁寨镇人民政府以及颍东区民政局三个单位的公章,而且盖章处均有负责人签字。令人遗憾的是,这套看上去严格的程序,居然都没查出违规之处。

对于徐贤春自己也吃了8年低保一事,袁寨镇民政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徐贤春申请办理低保是2006年的事,当地纪委已经调查过。

昨天,记者来到袁寨镇纪检部门,有关人员告诉记者,经过调查,2004年10月徐贤春因为妻子长期有病,申请办理了两口人的城镇低保,2006年5月被批准,徐贤春从2006年6月至2014年6月,一共领取了本人毕节市有效的治儿童癫痫病医院低保金19158元。

同时,徐贤春的母亲因视力一级残疾,从2009年6月享受一口人的城镇低保,低保金发到2014年6月,而徐治羊癫风最好方法贤春的母亲2013年12月已经去世。也就是说,徐贤春的母亲去世半年,他还在领取母亲的低保金,一共1904元。

涉事干部被停职警告

袁寨镇一名镇干部告诉记者,去年,徐贤春违规领取的两万多元低保金已经全部追回,他本人也被取消王海居委会委员资格,并给予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袁寨镇党委委员牛玉甫对此表示,镇党委要求徐贤春不再负责王海居委会的一切事务。

“我们反映后,纪检也调查了,但居委会公章还在徐贤春那,有事还要找他,感觉他还是干部。”昨天,当地居民告诉记者,而徐贤春2014年就受到处分了。

昨天,记者来到袁寨镇王海居委会,居委会院外的干部公示栏中显示:徐贤春,职务为文书;分工为统计、财会工作。袁寨镇王海居委会郝主任告诉记者,之前已经安排,徐贤春将公章移交了。公示是以前的,还没吉林市癫痫病医院在线预约有换。

另外,有居民反映,康某并不是徐贤春的侄媳妇,而是他的儿媳妇。

很快,镇干部联系上徐贤春。徐贤春表示,公章在今年春节后就交了。但对于康某是否是其儿媳妇,徐贤春并没有正面回答,只说他弟媳曾因生病,需要人照顾。

编后

低保审核,审了吗?

采访结束,记者准备离开时,当地居民还在追问:一名干部如此明目张胆地违规吃低保,难道把关部门就没有发现过吗?低保公开,透明在哪?

低保,不仅是政府的关怀,更是贫困者的生命线。别人侵占一份,就得有一个贫困者饿肚子。这种钱部分干部居然以权谋私,大肆侵占,可见其心之黑、其品之劣。

可以想见,违规吃低保的绝不会只有徐贤春一人,审核部门“眼花”也绝不会只有这一次。审核部门不认真审核,或是和作假者沆瀣一气,等到群众举报才来查,不仅是给政府抹黑,更让群众寒心。

在基层,申请者与审核者都是乡里乡亲,对方家境如何,多少该有些耳闻吧?何况申请者还是住着洋楼的居委会干部。这样的人吃上低保,王海居委会、袁寨镇镇政府以及颍东区民政局是工作不扎实,还是其中有利益瓜葛,需要好好查一查。对于黑了心的人,追责决不能雷声大雨点小,该处分的处分,该移送司法的移送司法。

友情链接:

出乖弄丑网 | 无锡市妇幼 | 蔚蓝海岸歌词 | 现在开店要交税吗 | 专业除螨 | 剑灵拳师怎么输出 | 感悟人生的小故事